www.shuxiaolong.com 网站已经升级, 最新网址 请关注 www.ink1989.com
美文转载 - 女友十年精华

『女友十年精华-那年那月』园表妹,活了 18 岁

2013-09-13  (0/1128) 吴丽嫦

 

园表妹太热爱生命, 1 巴生命最宪好最无 1 员地交还给大自然了。

园表妹,活了 18 岁

吴丽嫦

  园表妹是我三姨的女儿。说起三姨,又是姊妹中最伶俐漂亮的,做姑娘的时候,当了村妇女干部,参加土改工作。土改工作队里来了个部队派来的参谋,经常和三女娜开究怎样发动妇女投入土改运动和参加文化夜校学识字,一研究常常到深夜。三姨产生了错觉,以为参谋爱上了她,她心里也偷偷爱着参谋,爱得生了病,爱得日渐消座,但只要来了参谋,三姨就能神采飞扬地谈论工作。三女势臼里那个“爱”字,宛如一颗红显在发芽,在脸胀,月长得她的心口疼痛,却不能从口里吐出来。三姨太痛苦了,知道自己配不上参谋,偏偏今生今世爱上了他。我母亲看出了三姨有心病,说:“三妹,这次看到你比上次看到你更座了,是不是想出嫁?我做个大媒好吗?”这样一提,三姨不说,心里更 1 巴参谋住死里爱。不久参谋调走了,三姨马上神经紊乱,家里也留不住她,流浪出去,她说要去找参谋。但三姨一辈也没有遇上参谋,家里也不知三姨的去向。就这样,好几年过去了。

  有那么一个夜晚,三姨睡在一个京享里,享外下着飘拨般的雨,一个男人,走进京享避雨。一个闪电,三姨看见了男人头发蓬乱。又一个闪电,男人看见了三姨。这样一个偶然,注定了园表妹无法选择的一种出生。在那个偶然里,三姨神志好像清爽了起来,她要在男人身上做个记号,用指甲掐下了男人肩头的一块肉,日后叫那里长上一个花一样的疤。男人没有喊痛,反而轻轻说:“我是这里挖水库的民工,而且是个下等的苦役,家里没有任何人,母亲死时给我留下一对金耳环,把它送给你,不要忘记我。”后来三姨在一个菜园里生下女儿,就名叫菜园,就是园表妹。三姨神志不清时不懂回家,神志清爽时不原回家,觉得丢脸,曾带着小菜园又去过那个京享,去过水库,水库蓄着一胡碧波,怎有那个肩头有疤人的踪影?再后来有人见到三姨和女儿住在乌龙庙里,并且砌了小灶,有些破席片挡着母女地浦的风。我母亲 1 巴她们母女找回来,却因为三姨走失后没有分给她田,台作化人民公社化,三姨都没有定额口粮,既不承认三姨也不承认园表妹的户口。三姨精神又受到刺教,疯疯癫癫地又流浪出去,只是母亲的天性依然不灭,总把菜园带着流离失所、离乡背井。对此,我母亲曾说:“那年月,一个人只有一份定里的粮食,谁也养不起谁,我眼睁睁让三妹再去受苦,骨肉之情也没有了。”说罢,不免悲伤。

  园表妹跟着三姨又到了乌龙庙,庙旁有个“惜字享”,从前专用来烧废字纸。三姨认得那几个字,忽然清醒,觉得该让园表妹上学了,便把那对金耳环卖给一个唱戏的花旦,把全部钱给学校老师,她自己因为在水田里检到一个死鳖,吃了死鳖中毒而死。临死时特别青醒,对小菜园说:“我的圃是夭生天养的,长得精致好看,要记住,你是丰安县竹:奚头的人。”

  起初,一个双鬓如霜的女老师以为像园表妹这样的野孩子难以调教,不料小菜园+分聪明, 6 十 7 ,别的孩子扳着手指数, 10 个手指不够板,再也数不出来,她心里一想就算出来了。女老师很喜欢她,她母亲死了,女老师抱住她哭:“小菜园,我没钱保你上中学,没钱为你妈买棺材。”是乌龙庙附近的农业队把三姨收殆,他们觉得三姨住了几年乌龙庙,甘庭田里没少过甘蔗。三姨葬身的那杯土上,没有一个亲朋烧纸钱,只梨树上飞下片片白色花瓣。

  园表妹在女老师的照料下已经享享玉立。南通伟丰纺织厂的经理在这个县城边渣了一座小庄园,土改以后小庄园成为国营良种场,把庄园的女主人赶进一间烧焦泥灰的泥屋。城里公私台营以后,女主人继承了丈失的定息。有天路过乌龙庙,看到园表妹衣衫槛楼却临凤如鹤立,楚楚动人。女主人天性喜欢灵秀的女孩子,便 1 巴她带到那间泥屋里。泥屋其貌不扬,里面却雅吉如同书香门庭,园表妹作了佣人。女主人出身大家闺秀,对园表妹有礼有节却又+分严格,她睡中觉脱下的外衣一定得为她叠得整整齐齐放于床头,鞋子也得摆得鞋尖儿并着鞋尖,梳子用过一次必定得洗刷一次,这些当然难不倒乖觉的小菜园,女主人很快就喜欢了她,叫菜园和她吃相同的饭菜。女主人不吸烟却喜喝点酒。园表妹给她斟宪酒,用舌头舔了一下瓶口,女主人只“咦”了一声,园表妹就明白自己的举动错了,立刻跪下说:“下次不了。”女主人看到小菜园如此聪明伶俐,脸上堆起笑吝。从此,女主人给她做了春夏秋冬四季衣棠,而外界很少知道这个独居女人有个侍女。园表妹悄悄进入青春,女主人竟从她身上看到了逝得无影无踪的自己的青春,把年轻时绣的一件件肚兜儿,一个个香霆袋,一双双绣花鞋给园表妹看,叹了口气说:“尽是伤心物。”而这些绣艺,却教发了园表妹的夭赋,她学会了刺绣。

  女主人不久就凄然死去,立下盗言,那间泥屋归园表妹所有,屋内一切被亲戚们搬走,泥屋空空如洗。园表妹看着泥屋墙洞里新来了一对麻雀,痴痴发呆。有天两个小孩扛来梯子捉麻雀,她用女主人剩下的两个鸡蛋把小孩哄走,自己看麻雀衔来干草,浦垫温暖的家。麻雀与她为邻,她不觉惨然想到自己和麻雀一样没有户口。没有户口,也不必回丰安县竹:奚头去。

  有天,园表妹在泥屋前远远看见有个人骑自行车掉进了沟里,她跑去扶起那人,那人是个断臂姑娘,一只手扶车 1 巴失闪了。园表妹 1 巴姑娘捧坏的车子帮助扛回家,断臂姑娘家屋,竟是刺绣工艺品的艺术世界,几块绣着白王兰的屏凤吸引了园表妹,白王兰花鲜嫩透明,典雅文静,淡蓝、浅储、次青和拨墨一般的鹅黄底色,纯净而有韵昧。断臂姑娘说:“你喜欢绣花码?我叫陈娴,妈妈是绣花工厂厂长,你跟我去绣花好吗?”突然的一线希望,像股热流,流遍园表妹全身,她诉说了生世,陈娴+分同情她,并叫她绣个草稿出来,聪慧的园表妹绣了一靳白菜,一朵月季,一条蛇,因为她属蛇。可是陈娴母亲说:“这姑娘天赋好,你看这棵菜用色多出奇,你们谁也不敢在菜心处稍用几条淡紫淡黄的线,而菜确实有时候会出现紫色的嫩心。可是这姑娘太薄命了,连个户口都没有,我怎么收留她?”语气是婉转的,也是没有商里余地的。

  这个消息把园表妹燃起的生活希望彻底毁灭了,她第一次感觉到三姨生下她是宪宪全全的多余,世界对她是多余,她对世界也是多余。但这世界有个好心的断臂姑娘陈娴,她觉得只有这个办法可以救救菜园一生,她为园表妹介绍爱情,对象就是陈娴的哥哥,一个木工。

  少女的心扉便轻轻开启,胸口的心花徐徐绽开,园表妹觉得墙洞口的那对麻雀也在展示爱恋的生活。前几年女主人做给她的衣棠,因为她很清座,穿着也还可以。旧是旧了,没有破,倒显得她自然,天生丽质。

  白马池之夜非常美丽,也水如银,月色似扮,把一对初恋的青年男女引进爱的境界,月亮照得园表妹和那个木工像一对粉人。啊,生活,你是怎样一种尤物?把一个苦命的女孩子迷惑得如痴如醉,有好半夜时间在她昏迷般的意识中溜过,月亮不觉偏 7 西。木工梦语般地说:“给你钱,回丰安县去把户口迁来,妈妈厂里不收你做花,我收你做木匾。”这木工还不知道不能做花就是因为户口问题。

  今晚,又是户口。

  白马池四周很静,小城灯火在不安地闪烁。

  园表妹是个聪明的人,一听立刻从痴醉中惊醒过来,语气变得淡淡地说:“你肯救我吗?如果我掉进也塘去。”木工声浪很高:“看你聪明,实是傻人,谁能不救人于水火?”园表妹说:“我有钱,明夭就回丰安县去 1 巴户口 … … 户口迁来,但你是否会永生永世爱我?”

  “还用说吗?”木工把园表妹紧紧抱住,园表妹无力地倒在木工怀里,但忽然弹跳起来说:“月亮落山了,该回家了。”

  回到她的泥屋里,想起这个晚上,自己做了什么啊?说了什么 0 阿{“妈呀,我是夭生天养,天生我了吗?天养我了吗?”她返回到白马翘,白马池已失去月光下的亮色,黎明前变成沉沉的一片,没有人路过这里,这片静夜无声的郊外。没有人知道,这就是园表妹苦难的最终时刻。然而,这时刻的东方,止不住升起那团微明的美丽。

  她顾长娟秀的躯体变得胀月中,第三天才浮出水面。

  据说木工哭了,亲手做了棺材,事后陈娴理怨木工说:“你怎么会去提那个该死的户口问题? " “我是想为她从农业队里分到一份口粮和自留地,可是你为什么不把她的真情说明,说明了,难道我会 1 巴户口看得比一个 18 岁的人还宝蛊吗?”

  我访问陈娴的时候,她对我说:“菜园太聪明,太敏感,想得太虚无;她太真诚,太执着,这样的人吝易伤心过度。”我却说:“我的园表妹太爱生命,生命最宪好最无损地交还给大自然。”

评论回复
共有:0 条评论信息
暂无任何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