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shuxiaolong.com 网站已经升级, 最新网址 请关注 www.ink-fx.com
美文转载 - 女友十年精华

『女友十年精华-那年那月』七夕泪

2013-09-13  (0/1245) 苏沧桑

 

七月七牛郎织女相会,夭上会落雨,小女孩拿手帕接住住眼睛上擦擦,长大就可嫁好女婿。

七夕泪

苏沧桑

  多年以后,当我终于辗转得知牛角确已还俗的消息时,满世界的雪花正静静飘落,夏夜的星空显得异常遥远,无边的静谧中忽然飘过来一首古老的儿歌一一丢手帕儿、找伙伴儿、嫁新娘儿 … … 记忆深处,就走来了那个身穿尼姑服的小女孩。

  女孩的名字叫牛角,牛角没有爸爸,牛角的妈妈是个疯子。 6 岁的我随父母一猎进异乡陌生的小院时,旁边的小男孩就迫不急待地和我说了这些。其时,满院桂花树正飘着柔柔的香, 7 岁的牛角和她妈妈在一棵桂花树下,地上浦着一层厚厚的棉布,上面已落满了桂花。牛角正眯缝着一双弯弯的眼,将揍起的桂花轻轻洒下来,微微的风就将细碎的花瓣花茎扬开来,牛角的妈妈则将干净的桂花一粒粒拾进小竹篮里。秋日的阳光洒在她们粉红的、宁静的睑上,映着她们一样红的布褂子和乌黑的粗社 l 儿。面对这样一道美丽的风景,我小小的心灵瞬间生出无限的羡慕,我转身狠 j 良白了那个小男孩一眼说:“你胡说,你骗人{”

  也许是听见了我的话,也许是缘份,熬熬而又调皮的牛角几天内就将我当作最好的朋友。她表示友谊的第一个行动就是带我绕遍了这个院子的角角落落,然后到她妈妈做工的学校职工食堂接受大师傅们的“赏赐”:洋芋干、烤红薯、糯米样什么的。牛角的妈妈一见我就柔柔地笑,总令我想起桂花的馨香,她帮我扎起小衫李子,不时叮吟牛角:“牛角儿听话,好好带妹妹玩哦 l ”其实牛角只大我一岁,却很懂事。总见她坐在门口搓洗自己的小衣棠,再拿到河边洗,或者用一根长铁丝叉门前的落叶当柴禾。我们喊她玩,她就说:“我干宪活马上来,等我啊。”毕竟牛角还是个孩子,她爱玩,也爱笑。

  有一次,不知谁家的大公鸡得了硬脖子病,一吃东西就一个劲地将脑袋住后仰,唯咙里发出可笑的“呱呱”声,拼命想把料粒吞下去,仰着仰着就“咚”一声捧到廊下的水沟里,又显淋淋地爬上去继续吃。如此反复,惹得牛角哈哈大笑,还叫我们一起看公鸡表演捧跟头。后来还是牛角的妈妈 1 巴我们轰走,训了牛角一顿,说:“大公鸡和人一样也会生病,也会难过,你们怎么能不帮它反而笑它呢?”不知用什么办法,她竟然治好了它的病。我常常呆呆地看着她,我想这么善良这么美丽的牛角妈妈怎么是个疯子呢?这样无忧无虑的牛角怎么会没有爸爸呢?

  牛角仍然贪玩,而且她的小脑瓜里会不断冒出新的玩法。其中“丢手帕”的游戏就是她想出来的。

  夏夜来临时,乘京的人就多了起来,牛角和她妈妈总是在黄昏来临时用大盆大盆的水将地拨湿,摆上些椅子小凳子给大家坐。大人们.脚俏说牛角妈妈的病八成是好了,都快一年没发作了,而我始终坚信她根本没病。

  一天佳晚,牛角不知从哪儿找来一块大红的闪着银色光泽的绸帕子,神秘地说:“妈妈说今天是七月七,牛郎组女相会期。到了晚上他们就哭了,天上就会下雨,小女孩们拿手帕接住住眼睛上擦一擦,长大后就可以嫁个好女婿了 … … 现在,我们先来玩嫁新娘的游戏吧 l ”于是,七月七那一晚,我们 6 个女孩子团团围坐在远离大人们的星空下,做起了丢手帕的游戏:其中一个女孩绕着大家的背后走,忽然把绸帕盖在谁头上,谁就要起来飞快地跑上去追她,要是对方已坐在你原先的位置前你还未追上她,你就要在大家的哄笑声里蒙上红绸帕扮成新娘子绕场一周,大家便齐声唱“丢手帕儿,找伙伴儿,嫁新娘儿 … … ”当牛角蒙上红绸帕扭涅地被女孩们推着走时,七月七的星空下,我仿佛看见了当年的牛角妈妈,红绸帕下,她一定曾是一位美丽绝伦的新娘 l 可是新郎是谁呢?是牛角的爸爸吗?他在哪儿昵?在一次又一次如火如茶的嫁新娘的游戏中,我们并不知道这块红绸帕是牛角偷偷从箱底翻出来的,也不知道它曾经关系着一段伤心的住事。

  就在我‘ rk .惚之际,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喊声“天啊{作孽啊{”只见牛角妈妈一双极度惊恐的眼睛死死盯着那块红绸帕,然后两眼一翻,猛地棒倒在地上,手里的水桶骨碌碌地滚出老远,她的嘴里不时发出一两声 j 王叫!等大人们手忙脚乱地将她抬回家时,我和牛角始终呆呆地站在那儿,无法相信这恐怖的一幕。不知 f 可时起,天开始下雨了,顺着我们的发梢落进嘴里,真的像牛角说的,一点一滴都是咸咸理理的,像泪。

  牛角妈妈病了很久,牛角也再没参加我们的任何一次游戏,仿佛任何游戏都会引起一场类似的灾难。终于有一夭她的家乡来了几个亲戚要将她们母女接回去。临走前的那一晚,我偷偷留到牛角屋前站了很久,我听见牛角隐隐地哭了很久。正当我垂头丧气地准备回家时,忽然传来了牛角的脚步声。牛角红肿着双眼说:“她们要送我当尼姑去了。我告诉你,我有爸爸的,那时妈妈知道外公外婆不喜欢他,仍然跟他走了。可是我还没生出来他又不要妈妈了,妈妈就病了,她说男人都很坏,可是食堂里的伯伯们还有好多叔叔们不都是好人吗?不过,你将来要真碰上坏人就来找我吧,我们一起当尼姑好不好?”说着说着,牛角就笑了。想起尼姑的样子,想着她“牛角”般的小辫子即将变成了小光头,我们又吃吃地笑了半天,仿佛忘了我们分别在即,仿佛属于我们的永远是天真烂漫的童年,儿时的我们怎会知道我们今后所要经历的苦难?怎会 7 悟命运有时非常非常脆弱,甚至经不起一场小小的游戏?

  在以后的岁月里,始终无法知道牛角妈妈的病好 7 没有,牛角的爸爸回来没有?如今的牛角是否一如她母亲般美丽?她还记得我吗?但无论如何,牛角还俗的喜讯足以慰藉我疼痛多年的心。我想,长大后的牛角一定用自己的心灵而不是她母亲的眼睛读懂了人间真情,她一定和我一样也做了别人的新娘。七月七星空下,我愿我们能共同想起那首儿歌,想起那个嫁新娘的游戏,并在内心深处,祈愿七夕泪带给天下所有的女孩以幸福。

评论回复
共有:0 条评论信息
暂无任何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