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shuxiaolong.com 网站已经升级, 最新网址 请关注 www.ink1989.com
美文转载 - 女友十年精华

『女友十年精华-那年那月』银饰

2013-09-13  (0/953) 谭易

 

命运里挥之不去的东西,究竟是缘于旧时代的劫难,还是七七四+九件银饰的重压?

银饰

谭易

  装在紫檀木漆匣里的银饰共计七七四+九件:嵌龙描彩的凤冠霞帷一个;麒麟八仙虎头狮尾安安送米的项圈各一共 4个;拳头替麻花替各二共 6 个;+二生肖耳环耳坠各一副共 24个;梅花的兰花的杏花的桃花的银项链各一共 4 个;镶有赤橙黄绿青蓝紫七彩珠王的银戒指 7 个;最后的三个分别龙头竹节蒜梗的银手镯,每个各为一两二两三两足银六两,用素王的锻带缠匝。还有一包用来漂洗银器增光上色的纯净明矾,盛在一个景泰蓝的小蜜碗里。这些稀罕物件是按照大小及成对成套的顺序分层搁置的,每一层都有上等的柞绸相隔。细细软软,免于碰磕。

  黄洞的谈扣叭嗒叭嗒,:泰匣台上。环儿突然想起臂腕上这对水波纹的银链,耳垂上这副龙凤呈祥的耳坠,以及脖子上的那枚银线吊葫芦的项链项坠,无名指上的那枚镶钻的小戒指,甚至脚脖上那副绣花镯一一所有这些明灿灿的银饰都是要取下来的。环儿用一个家常用的丝帕包了它们,重重地掂了掂,放在漆匣的最上层,手上脚上脖上一派释然与轻松。

  环儿亲眼细瞧着这只盛满银饰的紫檀木匣子被装进一块做伞用的黄色

油布包裹里,袋口用细绳绕了个结结实实的活头儿,最后被塞进那只资峪产的陶瓷罐里。那罐口也是密闭的,用黄蜡封过,滴水不漏。

  正是夜深人静,山寨主盼咐张山和李四两个小匪仔,连夜赶到桃花浦,把那只沉甸甸的陶瓷罐理在桃花村环儿家老屋院的紫薇树下:“记住,一定要掘地三尺,上下都浦上封神的黄表纸,要不那些银子会在地里头被小鬼们偷走的。”

  天麻麻亮的时候,张山和李四赶回,山寨主却拿 7 他们的人头灭了他们的口:“放心吧,再也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这银子的理处。环儿你走吧,那些银子够你享用一辈子呢 l ”

  山塞主又让环儿最后一次看了她的大龙小龙和凤女,那是她一口气生养的亲亲的骨血。现在他们能跑会走断了母奶,她也可以打道回府走出白龙寨了。在山下的那个开满桃花的村庄里,有她白发的老娘和殷忧盼归的锁子哥哥。被山寨主抢上白龙寨的那天夜里,她的锁子哥哥正给娘送来几丈白夭在寺底铺的绸缎庄买来的苏杭细绸,灯影里情郎哥眉清目秀的样子,直惹得女孩儿心里一阵阵娇羞一阵阵心花怒放。

  白龙寨的山寨主本来已有两房妻妾,大房秀王二房月吝都是自商州城戏班子里抢去的红姑娘,谁知美人儿中看不中用,从小学戏练功伤了那能生能养的一疙瘩肉,秀月山庄里养了好多年,就是生不出个一儿半女来。环儿是在那一日篇前流纱时被白龙寨的匪探看中的。环儿唇红击白的一张俊脸,那一截裸露在水中的蒸管似的小腿肚,那被蕊水浸得白里透红的胳膊和纤纤+指,活脱脱一个健康活拨的乡间美女。那匪探还看中了环儿高耸的胸乳和丰满滚圆的臀部,据说这是会生会养的标志。环儿被抢到白龙寨的第一个月,身上的月事就停了,接下来就酸儿辣女地闹腾了一阵子,生下二男一女的龙凤胎。环儿在白龙寨可谓劳苦功高,把两个理屈辞穷秀月山庄的美人逼得无颇见人。山寨主更是心满意足,对环儿宠爱备至。环儿却在他酒足饭饱之际,红油添香软语温存,获取了三年后送她回家的大赦。

  现在环儿行驶在回家的路上,骑着一匹温柔的白龙马,马鞍是组镍缎的装了厚厚蓬软的絮棉,牵马的小伙有 20 来岁,虎头虎脑斜垮一把盒子枪。太阳很好,却总有小儿小女的啼哭声声,在山风迷离中渐隐渐显。一种揪心与切肤之痛,一种似梦非梦的感觉,一种淡淡的迷顿与似真似假的惘然,夹杂在抹不掉的亲生骨肉的哭声里,一黝已就这么潮 7 起来,湿藕媲的,难受。

  好在山下的老屋里有娘有情哥有紫薇树下深理着的秘密。

  那是一堆白花花的银子!环儿笑了。阳光重又跳上心头。多美的银饰呀{

  环儿对马厮说,你回去吧,骑了马回去,我到家了,马厮催马扬鞭,留下环儿.法法地站在村边。

  到处是歌声。“解放区的天是明亮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 … … ”

  到处是兴高采烈的人。男人们忙着开会,丈里土地,揪斗地主;女人们也开会,清一色地都剪成齐耳的短发,扯着嗓门学唱歌。

  娘死了。锁子哥成了村里的民乓连长,娶了邻村另一个女民乓为妻,生下一个女儿已在学步走路了。环儿孤零零地在空无一人的老屋住下。卜完子里紫薇花儿开得红红艳艳。环儿知道紫薇树下理着她的银饰,那是她用龙凤胎的亲生骨肉换来的,伺 49 件呢,每一件都是上乘的精品。环儿知道,纵是没了娘,纵是没了情哥哥,她也有那些银饰呢。

  过了一年,白龙寨的土匪窝被一举歼灭,片甲不留。

  又过了一年,环儿被划为地主婆。

  一年又一年过去,环儿一直是历次运动的主角,大小批斗会上的常客。

  最后一次批斗会是庙场上小学校里银杏树下批孔子,环儿和孔老二的漫画一起被掀斗。带头呼口号的女教师手碗上明昊晃的,不是手表,也不是其它的物件,像是一件素空的码口的银镯子。这情景令她忽然间就想起了好多年前的那个夜晚,那七七四+九的银饰装满紫檀木的漆匣,那黄洞的谈扣叭嗒叭嗒。那山寨主硬是连个活口都没留呢。

  终于有一天,村里的老核桃树下就忽然有了一个来自商州的银匾。那些化银子的灯盏,各式的模具,砧子,毛垂子,锉子,钳子,摆了一大堆。灯盏上的火焰被吹成一道细线,不大不小的一块碎银就在细如烟丝的火里化了,倒进王兰花的模具里,淬了水味地一声,有花形模糊的东西脱颖而出,再锤一锤再砸一砸,锉去毛边毛刺,就是一件漂亮的王兰花的戒指。环儿发现人窝中有那冤家锁子哥的女人和他的小女儿香香。看看那老姊妹贪羡的表情和小香香没见过世面的神态,就又想起了从前的日子里那穿绸穿缎配饰戴银的凤光,毕竟那不是一场无妄的梦,毕竟还有一些银饰留着。于是就有心拿出一些交与香香,好给她爹她娘以及几个哥哥姐姐一人打制一个戒指一条项链。另外,再把最心爱的那条水波纹的手链拿出来,紧一紧尺寸戴上。哎,人老了,胳膊上的肉都座干了,从前的银饰怕都戴不成了,都得紧一紧,紧一紧呢 l

  这个晚上,环儿没有早早地入睡,好不吝易惬到夜半人静,就拿了铁锹铁锨在紫薇树下 1 金地三尺,寻找那个资峪产的陶瓷瓦罐,她的紫檀木的漆匣她的七七四+九件银饰。只是那棵沧桑的紫薇树被她挖断了所有的根茎,也没找到她的那一堆宝贝。环儿是亲眼细瞧着那些银饰是怎样一件一件地装进漆匣,被隔了绸一层一层地包裹好装进陶瓷罐,环儿还记得张山和李四的那两棵血淋淋的人头。一阵眩晕。

  也许是山寨主的骗术,也许是张山李四小匪仔的调包之计,也许是应了商州的传言是被螟界里的小鬼偷去了,也许故事里只是一片茉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只是第二天大早,村人发现了紫薇树下环儿的东得僵硬的尸体。村里的老辈人推算了一下,哎,这女人,活了 49 岁呢!

  谁又知道,那 49 件银饰的故事?

评论回复
共有:0 条评论信息
暂无任何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