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shuxiaolong.com 网站已经升级, 最新网址 请关注 www.ink1989.com
美文转载 - 女友十年精华

『女友十年精华-那年那月』满庭芳

2013-09-13  (0/999) 谭易

 

那一个个痴情重义的女子啊,为什么她们用心血培植的爱情之花,竟都结出苦理的果实?

满庭芳

谭易

  唐家大院的角落里,种着一株万年青。

  万年青的根下面,理着一枚王蝴蝶。

  那是唐门独子唐青衣,同唐家酒访酒师胡四的女儿胡王蝶,共同理植的爱情见证。

  那天细雨霏微,蜂墉蝶倦。胡王蝶俏立檐下湿凤凄迷之中,第一次告诉唐青衣关于王蝴蝶的故事:

  16 年前,胡母难产而死,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儿,长女凤蝶,次女王蝶。算命先生说这两个女孩红颇薄命,注定不会平安到老,除非一生不见外人。胡四为此特意饱到州城王匾浦里,制了一对王蝴蝶给女儿带上,为的是 1 巴她们拴住。然而天违人愿,姐姐凤蝶到底还是不足百日便告夭折。胡四伤痛之余,对小女王蝶更加在意,养在深闺人未识,除了逢年过节给头家请安,从不许她出门。因此,唐青衣可谓是她见过的唯一青年男子。

  女孩讲完,将另一枚王蝴蝶给青衣带上,指着那抹新绿低声软语:

  “我是王蝴蝶,你是万年青。”户姚家的长女姚薇娘。

  乍闻恶讯,胡王蝶几乎不敢相信:“你答应过永不负我的,现在你怎么说?”

  唐青衣抖动着他的青布长衫,佣搅凤流,不在意地摊摊手:“花自迷人,蝶自恋花,本是你情我愿,又有什么好说?”

  胡王蝶静立雨中,从怀里掏出一柄键利的小刀,向腕上深切:“笼人妻女者,妻女必为人淫,难道你就不怕报应?”

  一股寒意自脊背升起,唐青衣佛油而去,没有看到身后雨夜里的鲜血淋淋,万年青下,怨死的魂魄。

  次月吉日,胡王蝶尸骨未寒,唐青衣与姚薇娘如期宪婚。

  花轿被抬进唐家大院时,薇娘从轿帘缝隙里一眼就看到了那株万年青。青碧欲滴,剑芒四射,顿觉双眼痛楚无比。她在一片混沌中拜宪了天地,泪水流了一地湿了一身,掀开盖头,竟然看不清郎君的模样。

  是夜,薇娘迷乱.由啾地抚摸着郎君预上的玉蝴蝶:“这是什么?”唐青衣不经意地摘下来塞在薇娘手中:“是个饰物,你喜欢就给你吧。”

  是饰物吗?仅仅只是个饰物吗?薇娘的眼睛猛地又一阵钻』 已地痛,再看不清东西。

  第二天早晨,唐青衣发现薇娘变作盲妻,他忍受不了这种无妄之灾,当即羞.值出走,不仅抛妻,而且弃女一一一夜失妻已令薇娘珠胎暗结。

  10 月怀胎,薇娘在持续了三天三夜的阵痛后,生下了皱皱巴巴的女儿嫣红。薇娘的血水接了一盆又一盆,全被拨在万年青的根下一一奇怪,血光之灾中,万年青枯萎而死,薇娘的眼睛却又能看见东西了。

  唐青衣直到女儿 3 岁的时候才倦游而归。

  薇娘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眼前这个俊朗的男人,有着剑眉星目,满脸风尘,却不知道他是谁?

  唐青衣扑随跪在薇娘面前,痛哭流弟:“原谅我吧,原谅我 3 年不 I ) 〕 诅咒我吧,女儿都 3 岁了,我没尽到一夭的责任。”

  』 口清释然,薇娘说:“起来吧,浪子,你终究回来了,终究你是我的郎君。”薇娘竟然没有一句苛责留难,平静地与丈失拉话家常:“你留下的女儿起名嫣红,青衣一一嫣红,这名字你喜欢吗?”薇娘说:“生嫣红时,那棵万年青忽然死了,却长出一颗紫薇来,和我们的女儿一起长大了,开妖妖的花呢。”当然,薇娘也没忘记告诉丈失:“嫣红前几天生了场怪病,不吃不喝不喊不叫,迷糊了,却 n 粼襄要吃万年青的根; 1 之了,却找到又一只王蝴蝶来,和你送我那只一模一样呢。”

  日子如水流逝,薇娘又平平安安生下第二个女儿,叫做粉云。唐青衣看着王雪可爱的粉云一般的女儿,对薇娘也照顾得格外殷勤。

  可是美梦未能维持多久,唐青衣就又一次抛妻弃女,离家而去,一如新婚时的决绝薄情,没有留下一句话。

  这一次,是为了个州城来的戏子小桃红,为了小桃红明眸善睐,软语温香,风流妩媚,喜穿桃红戏装,喜戴桃花头}市,喜用桃枝做道具,扮桃花丽人。

  薇娘洒泪成雨,几日几夜握着两枚王蝴蝶不眠不食,若不是老崔的细心照料,她必也像当年的胡王蝶一样为情早疡,香消王损。

  老崔,是村里的邮递员,常年一身绿衣,绿得像万年青的叶子。薇娘第一次见到他时,惊得跌落了手中的米箩。

  老崔弯腰帮她检米,一粒又一粒,不厌其烦,仿佛在做一件极神圣极重要的工作。薇娘羞红了脸,低着头不断地小声道谢,声线几不可闻。老崔却如听到圣语纶音似虔诚退切:“别谢,别谢,以后有什么事我能帮忙的,千万别客气。”

  从此,老崔便找尽一切可以效劳的机会为薇娘鞠躬尽瘁,大至垒个鸡窝猪圈,小至消个针头线脑,无不尽心尽力,诚惶诚恐。

  薇娘不是不知道老崔的心意,却总是寡言少语,不假辞色,只默默地守着唐家酒访,守着嫣红粉云,守着丈失归来全家团圆的希望和祝愿。但是,却只守到了唐青衣已在州城停妻再娶、同小桃红吹打成婚的消息。

  薇娘全部的痴情和期待都落了空,整个人像被掏空了似的,失魂落魄。在一个雷雨之夜,她走进了老崔的小屋。

  而唐青衣却在州城里的戏园子里,夜夜为小桃红揍场。

  这天小桃红又要上戏,命唐青衣去采桃枝,虽然外面又是雷又是雨,青衣却奎不犹豫,拿起油纸伞就出了门。走在雨里才想起:小桃红住常爱用粉红桃花,可今天的戏目是 《 白蛇传 》 ,演白娘子断桥盗子的一段,该是用白色桃花了吧?

  声霹露,唐青衣被定格在桃花林的枝头上,像燃烧的木头,腾起一团惊心动魄的火焰,胶着在枝头上化为黑炭。唐青衣一生恋花,至死也殉身花树。

  唐青衣的一妻一妾于他死后相继生下了一儿一女。小桃红生的是个女儿,既然没出生便死 7 爹爹,戏班里不便抚养,只好送到青衣原配姚薇娘手上,薇娘沉默地接受了那个孩子,取名桑眉。她自己的男孩则叫宝儿,从一生下来,就带上了那枚精致的项饰王蝴蝶,却从没有向他说起过王蝴蝶的历史。

  唐家酒仿也在那场轰雷掣电的大雨中触电起火,夷为平地,随后便传来唐青衣殉情花树的噩耗。姚薇娘深为震撼,内心始终认为这是自己背失私通的报应,从此自闭心灵,愈发不苟言笑,更不曾同老崔有过一次单独会面。

  老崔无怨,仍是尽心尽力地为薇娘效命,他从不是个奢求的人,那一枚雨夜的王蝴蝶已足以照亮他的一生。他一生未娶,只要还能看到薇娘,看到薇娘和他的儿子宝儿,就心满意足。

  一天,老崔从州城回来,除了照常给宝儿捎来糖果蜜饯外,还带给薇娘一封信,这可是从未有过的,薇娘颤着手拆开信封,让老崔替她念出:

  大姐,你长我几岁,我叫你一声大姐,不会嫌弃吧?

  谢谢你替我养了这么多年孩子,我知道,你是为了忠于你的丈失,忠于你丈失骨肉,可是我不想骗你,那孩子其实不是青衣生的,而是我和我们戏班满大哥的。

  现在满大哥已经死了,临死要我寻回我们的骨肉,前几年我没有能力,上个月我嫁了城里陈老爷做他三姨太,终于有钱了,我得照我满大哥的话做,不能让他在地下也不安心。

  大姐,我不会亏待你的,毕竟,孩子叫了你这么多年妈,也许你轻贱我,我是个戏子,又嫁了三个男人,可是有什么办法?身为女人,就总是依附个男人,要么为了自己的心,要么为了自己的身 … …

  薇娘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再也听不清下面还说了些什么,她扶墙站着,身子摇摇欲坠:“我轻贱她?我怎么会?我有什么资格轻贱她?我并不比她高蛊干净 … … ”

  不久,薇娘带着四个孩子搬了家,搬到离老崔很远的地方。

  但老崔还是常去看他们,却从不进门,走几十里路捎+斤油一袋米什么的,放在门口就走,从不与薇娘碰面,薇娘也从不问那油米的来历,他们之间仿佛有着某种很深的默契。

  一天,老崔又来的时候,宝儿躲在门里,偷偷向外瞧,看到老崔无限眷恋地住屋里看着,痴痴地向着薇娘的房间,仿佛可以透过墙壁看到什么似的,满足地叹了口气,转过身微微伺楼着走了。

  “老崔老崔,等等我,我送你走一走。”宝儿从门里追出来,牵着老崔的大手走了很远。

  “老崔,你看到小桃红了吧?她长得什么样子?”

  “老崔,三姐不是娘的孩子吗?我是谁的孩子?”

  “老崔,我是你的儿子吗?”

  老崔摇着头,告诉他其实小桃红并没有放弃女儿,是老崔跪在地上求她,说姚薇娘身染重疾,已支持不了多久,要她等薇娘投身之后再讨要女儿,到时老崔一定会亲自把桑眉送回去,一个钱也不会要她的。其它的,老崔只字不提。

  薇娘在沉默冷寂中结束 7 她凄苦的一生,死前,紧紧握着儿子的手,艰理地吐出几个字:“宝儿,老崔,王蝴蝶 l ”

  第二天,老崔果然来接了桑眉送到州城,宝儿一直想等着老崔回来,问他三姐的新家好不好,问王蝴蝶的秘密,问老崔和娘的一段因果,可是老崔却再也没有回来。宝儿吵着要见老崔,姐姐们拗不过他,到底是由大姐红儿陪着他来到了邮递员的小屋,却见锁着房门。邻居说自他们搬家后,老崔还是和过去一样,常常住唐家担柴送水。姐弟俩便又赶回唐家老宅,进门果见柴堆高探,卜完里井井有条,显是常常有人整理,只是积了厚厚的一层灰,看来已经乡天没有打扫。姐弟相视一眼,似乎觉察到什么,同时抢进屋里,只见老崔衣冠整齐地躺在床上,浑身冰京冷硬,已经死去多日了,手里紧紧撇着的,正是一枚带泪的王蝴蝶。

  老崔子然一身,无亲无眷,丧礼很是冷清,但有亲生儿子在他坟前叩头送安,或许他已经螟目了。

  事后,姐弟二人在紫薇树下面挖了个坑,将两枚王蝴蝶一同深深理进土里,也理下了王蝶,薇娘,小桃红的辛酸情史。她们或为贫女,或为闺秀,或为戏子,可孰个不是痴情重义的好女子,孰不是用尽心血来护惜自己爱情之花,可为何结出的果子却都是一样的苦理?

评论回复
共有:0 条评论信息
暂无任何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点击刷新